•  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考古現場】三星堆遺址探索未知 八大“祭祀坑”揭示本源
    2022年08月08日 14:3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網編輯部 字號
    2022年08月08日 14:3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網編輯部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三星堆埋藏坑:新發現與新認識

     

      三星堆埋藏坑,又稱“器物坑”“祭祀坑”,是中國乃至于世界范圍內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1986年,在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的南部,當地磚廠取土發現了兩個裝有象牙、玉石、青銅、黃金等材質器物的埋藏坑(編號為一、二號坑),轟動了海內外的學術界。2018-2019年,在先前發現兩個埋藏坑之間的位置,又陸續發現了6個類似的埋藏坑(編號為三至八號),一度沉寂的三星堆遺址又成為學術界和社會公眾關注的熱點。隨著新發現埋藏坑考古發掘工作的持續進行,考古工作開始最晚、規模也最大的八號坑也清理完全部的象牙層,露出了其下青銅器等器物。隨著新發現三星堆埋藏坑一些典型器物被媒體逐漸披露,掩蓋在三星堆埋藏坑上的神秘面紗開始揭開,三星堆埋藏坑逐漸露出了其廬山真面目。 【閱讀原文】

     

    三星堆祭祀坑“上新”的器物“新”在哪里?

     

      隨著三星堆祭祀坑考古發掘工作的不斷推進,不少“國之重器”重見天日,一次又一次地震驚天下,強烈吸引著世人的目光。近期隨著央視三星堆考古現場連續三天的直播,也再次在全國掀起了新的一波三星堆熱潮。

      那么,這次所出土的器物中又有哪些新的面孔?又是從哪些側面反映出三星堆文化的特質及其與中華上古文明之間的聯系呢?筆者擬結合自己參加現場直播的觀感,對其中幾件重量級的國寶略作點評。 【閱讀原文】

     

    從銅頂尊跪坐人像看三星堆文化的發展特點

     

      三星堆人群充分利用強大的對外貿易交流網絡,采用最為先進的生產技術和最高品級的物品強化和維持神權統治,此時的世俗權力還需隱匿于神權體系之下,王權與神權緊密結合。雖然三星堆人群因此維持了社會穩定,但這是在以最極端的方式消耗生產力,自然也就不具有可持續的特點。隨著三星堆祭祀區多座器物坑的埋藏,三星堆遺址衰落,金沙遺址成為成都平原的文明中心。金沙遺址發展的興盛時期,神權色彩依舊較為濃厚,但是世俗權力卻逐漸抬頭,開啟了向晚期巴蜀社會演進的歷程。 【閱讀原文】

     

    三星堆遺址祭祀區考古發掘階段性工作進展及主要成果

     

      根據國家文物局《關于川渝地區巴蜀文明進程研究項目考古工作計劃(2021—2025)的批復》(文物保函〔2021〕277號),三星堆遺址的考古發掘工作納入“考古中國”重大項目。為抓好項目實施,配合推進“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秉持“課題預設、保護同步、多學科融合、多團隊合作”的工作理念,聯合國內39家科研機構、大學院校以及科技公司共同開展三星堆遺址祭祀區以及新發現六座“祭祀坑”的考古發掘、文物保護、多學科研究等工作,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閱讀原文】

     

    遠古的神壇 神秘的文明——三星堆“上新”觀感

     

      三星堆遺址祭祀坑區域考古工作已經持續近2年,最近取得了階段性成果。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在6月14—16日連續3天對其進行報道。三星堆出土的眾多青銅造像,展現出三星堆文化善于立體藝術形象創意。8號坑出土的這件神壇可視為三星堆文化青銅立體藝術形象創意典型代表。這種藝術風格不見于成都平原三星堆文化的后繼文化,但更晚一些的云南地區青銅器卻擅長這種藝術風格。 【閱讀原文】

     

    關于三星堆新出“鳥足曲身頂尊神像”的幾點看法

     

      筆者推測“鳥足曲身頂尊神像”反映了巫儀的場景:巫覡頭戴面具以體現超凡性;著云雷紋裙(表現對商文化紋飾的推崇);手撐罍蓋(罍置于方座之上)身體曲腰倒立,表現了其非凡的能力;頭頂觚形尊表現了獻祭的情景;而并融入了虎、鳥的部分特征,表現了巫覡占有了虎、鳥的能力以溝通人神的狀態。 【閱讀原文】

      

    絲綢:三星堆文明的核心內容之一

     

      三星堆遺址的重大考古發現代表了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發展進程中的重要一環。出土文物種類豐富,除了展現日常生活面貌的陶器、石質工具之外,還包括銅器、金器、玉器、象牙、絲綢等品級較高的遺物,構成了三星堆文明的核心內容,且主要見于八個特殊的“祭祀坑”之中。其中絲綢是三星堆遺址最新發現的一類物品,尤為引人矚目。 【閱讀原文】

     

    考古講好中國故事的“器”與“道”——由公眾“三星堆熱”想到的

     

      此次眾多考古學家紛紛出來向公眾解讀三星堆。盡管完全由考古學構建的故事向公眾講明白并不容易,但由出土文物引發的公眾熱潮已經使得很多人愿意去聽、去聽懂這些故事。在當前獲得資訊的渠道越來越多元化和娛樂化,而公眾對三星堆的好奇心又渴望得到滿足的情勢下,如果考古學界不去發聲,不去正本清源,勢必會被其他勢力帶偏。我們看到在網上,很多人已經明白三星堆的文物兼有古蜀文明、中原文明和國內其他地區的文化因素,三星堆文化的來源和去向已經基本明確,其所代表的古蜀文明更是中華文明重要的組成部分。這次中國考古學界可以說是積極自發地履行他們的社會義務。 【閱讀原文】

     

     

    接“二”連“三”:三星堆考古新發現實證華夏文明多元一體 

     

      步入新時代,考古工作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發展契機,三星堆祭祀坑考古新發現不斷涌現,為展示和構建中華民族歷史、中華文明瑰寶作出了積極貢獻。相信隨著考古工作的持續深入展開,還將會有接連不斷、令人耳目一新的考古新發現呈現在世人面前。 【閱讀原文】 

     

      (特別聲明:學者排序按照來稿先后順序排列)

     

    作者簡介

    姓名:中國社會科學網編輯部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国家税务总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税务局